黎氏兄弟网站

民国总统黎元洪

浏览数:346

                                           民国总统黎元洪

人物介绍黎元洪,湖北黄陂人,世居湖北黄陂西乡、县城、东乡与北乡,1864年10月19日(清同治三年九月十九)生于黄陂木兰乡东厂畈,14岁随父移家北上,寓居天津。1883年入天津北洋水师学堂学习,1884年编入北洋水师。1895年应两江总督张之洞电召赴宁,曾三赴日本考察军事、政治,颇受器重。1906年擢升暂编陆二十一军统领。武昌起义时,任革命军湖北军政府都督。南京临时政府成立时,当选为副总统。1915年袁世凯称帝时,黎元洪极为反感,被封为武义亲王,未受。袁世凯死后,继任总统。后段祺瑞利用张勋将其驱走,由冯国璋代理大总统。1922年,在直系军阀支持下复任总统,后又被直系军阀驱逐。晚年投资实业,逝于天津。

民国政坛多以里望称人名,故人称“黎黄陂”,至今在武汉汉口有一条路称为“黎黄陂路”。
黎元洪是辛亥革命武昌首义的都督,也是中国历史上惟一一个两任大总统和三任副总统的人。[1]

生平经历
 黎元洪883年(清光绪九年)考入天津北洋水师学堂,毕业后,派往广东服役,充二管轮,1888年随“广甲”编入北洋水师。
1894年甲午中日战争爆发,随舰队北援。坐舰被日舰击沉,黎投海遇救,即得清廷官吏之青睐始为鲁抚送南洋侯差,为两江总督张之洞派充自强军翻译并监修南京狮子山炮台,炮台建成后兼任教官。张之洞调任湖广总督,又调黎充湖北护军马队营帮带,遂派往日本见习。
1898年至1901年曾3次赴日本考察军事。
1904年,任护军前锋一、二、三、四营督带。次年12月,湖北常备军改编为两镇,黎任第二镇第三协统领官兼护该镇统制官,后随镇改编。
1906年任陆军暂编第二十一混成协协统领,兼管马炮、工、辎各队事务。率部参加彰德新军秋操。
1909年以军界代表身份参加“湖北铁路协会”。
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黎被革命党人强迫推举为湖北都督。汉口、汉阳光复,各国领事宣布“中立”,才宣告就职。
1912年1月,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在南京成立,黎元洪被选为副总统兼领鄂督。2月,南北和议告成,与孙武、刘成禺、张伯烈等组织“民社”,任理事长,鼓动武昌和南京分裂;附和袁世凯定都北京;镇压“群英会”;为排除异己,将原8个师的军队改编为3个师。8月16日与袁世凯合谋,诱杀湖北军政府军务部副部长张振武和湖北将校团团长方维。
1913年袁世凯扑灭“二次革命”。10月6日袁世凯任中华民国正式大总统,黎元洪为正式副总统兼鄂督。但袁对黎元洪在鄂视为心腹之患。12月派段祺瑞到鄂,以“磋商要政”为词,迫黎元洪赴京。被安置在瀛台,与之结为儿女姻亲以控制之。1915年袁世凯帝制自为,黎迁居东厂胡同,闭门谢客。12月15日,袁册封黎元洪为武义亲王。黎元洪坚辞不就。
 
 孙中山(2排左5)与黎元洪(2排左4).1916年6月6日袁世凯死,黎元洪出任大总统。而国务总理段祺瑞独断专行,演成“府院之争”。翌年6月,黎元洪引长江巡阅使张勋入京斡旋,7月1日张勋复辟,黎元洪被迫弃职。
1922年6月,直系军阀曹锟、吴佩孚赶走皖系总统徐世昌,“法统重光”再任大总统。次年初曹锟贿选,逼黎下野。6月黎元洪辞职赴天津。
黎元洪晚年致力于实业,曾任中兴煤矿董事长、黄陂商业银行总董事和南洋兄弟烟草公司等企业的董事。投资企业45个,其中银行17家,工厂12个、煤矿6家,总投资额达200万元。又于武昌油坊岭等地购置大量田产。
1920年,黎元洪眷念故乡,捐资拆迁黎家河祖遗的一间半屋,修建黎氏宗祠。内设孝义小学堂,聘请塾师一人,塾师工资及学生学杂费用,都由黎元洪负担。
1928年6月3日黎元洪因脑溢血病逝于天津。
1935年11月24日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于武昌为黎元洪举行国葬典礼,遗体归葬于武昌卓刀泉。
1966年,黎墓毁于红卫兵之手,黎氏夫妇遗骸也不知所终。当地的公安将此事告知湖北省博物馆。博物馆的人无法制止,只能依据“地下文物归国家所有”的政策说服红卫兵将随葬物品交给博物馆收藏。黎元洪墓被毁后,墓园被夷为平地,林勘院先后在上面建了两座办公楼。1981年辛亥革命70周年,武汉市政府拨款在原址附近修了个空冢。
历史功绩大练新军
湖北是当时东南各省中编练新军最早的。不管是外国人还是铁良来参观,都称赞这支部队练得不错。正因为如此,黎元洪在整个新军中名声也很大。因而当时湖北变成江南练兵的中心,安徽、湖南、广西、贵州都派人来湖北学习训练,这些人只或多或少都受过黎元洪的教育。这样一来,黎元洪的影响就不局限于湖北,而是扩大到了大江南北。黎元洪从1896年调到湖北之后,一直到1911年,除了三次到日本考察之外,主要的活动就是在湖北摸爬滚打,编练新军。除了陆军之外,因为他还学过水师,张之洞在练新军时曾组建了一个舰队,有六条以“楚”字开头的军舰,有四只以“湖”为首的炮艇,也是委托黎元洪管理,用来保卫湖北的长江。在辛亥革命之前,应该说,黎元洪在新军中的影响力和地位都是比较高的。
支持新党
第一是它曾建议选派留学生赴日本学习军事。黎元洪1898年首次从日本考察回国之后,便向张之洞建议派遣青年学生赴日本士官学校学习,张之洞很快答应他的建议,最初计划是湖南、湖北各派一百人,但由于经费不足,最后只派了20人,从此开了留学日本的新风。到1906年时,湖北留日学生有1360人,约占全国留日学生的1/4,因此,辛亥革命后仍有人说:“至今军界学界人如此之盛,皆当日元洪一言之力也。”
其次,黎元洪为官清廉,平易近人,能够与士兵同甘共苦,赢得广大士兵的爱戴。这可能和黎元洪出身贫苦有关,平时他对士兵比较体恤,作风开明,没有什么架子。对入营当兵的知识分子常常免去劳役,给予特别关照;在治军方面,则宽严适度,以身作则。这一点和张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张彪是个彻头彻尾的贪官,逢年过节,他经常勒令各营送礼,但他不直接收钱,而是要人送“字”。送字分为福、禄、寿三等,其中福字代表8两,禄字代表4两,寿字2两。每个人至少要送一个字,然后直接从军饷中扣去。
再有就是黎元洪在处理革命党人的活动时比较宽容。从1903年开始,革命党人就不断地到部队当兵,做士兵的思想转化工作。这些行为被黎元洪多次发现,但他多宽大处理。1903年,刘静庵在黎元洪管带的护军马队当文书,秘密从事反满宣传。

维护共和
1893年孙中山在广州行医,黎元洪在广甲舰当管轮。舰上有士兵病了,黎元洪就请孙中山上舰看病。两人就这样见过一面,但并没有深入接触。第二次,辛亥革命之后,孙中山当了大总统,黎元洪当选为副总统,两个人也没有见面。直到孙中山辞掉大总统后,1912年4月初,黎元洪邀请孙来武汉访问,并热情接待了孙中山。孙中山、胡汉民都非常肯定黎元洪的功劳,称赞他为“民国第一伟人”。最后到了1924年,孙中山应冯玉祥邀请,到北京商谈国事,路过天津。黎元洪在天津招待了他。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在北京去世,黎元洪在家里设灵堂供奉孙中山。应该说黎元洪从开始接触到孙中山去世,他对孙中山始终很尊重。
当时有外国记者明确问他,袁世凯想做皇帝,你怎么还跟着他走?黎元洪就说,我相信袁世凯不会做皇帝。假如袁世凯称帝,我也要起来打倒他。果然,袁世凯称帝后,册封黎元洪为武义亲王——当时封王的就他一个人,但是黎元洪坚决抵制。袁世凯逼他接受武义亲王封号,黎元洪坚决地说,如果再逼他,他就一头撞死。后来张勋复辟,黎元洪也坚持抵制。袁世凯死了之后,黎元洪当了总统,段祺瑞担任国务总理。但是实权还是掌握在段祺瑞手中,他当时并没有太大的力量。虽然如此,他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还是做了些事。具体来说,当时国务院各个部的部长,开始的名单里面都是亲段祺瑞的,黎元洪说不行,要把南方革命党人引进来。结果九个部中孙洪伊、谷钟秀、张耀曾、陈锦涛等部长是革命党人。[1]

辟床下谣萧致治:“床下都督”并不是真的,当时黎元洪并没有躲在床下。我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曾问过喻育之——他是最后一位去世的辛亥革命老人——黎元洪究竟是不是躲在床下?他说这个事情并不是事实,黎元洪当时是躲在帐子后面,并不是后来说的是革命党人从床下把他拉出来的。但不管怎么说,黎元洪当时杀了革命党人,是与革命为敌的,但之后随着形势转变,他也被动地参加了革命。毕竟他没有主动组织军队镇压革命党人,他只是躲起来了。而且根据当今一些回忆录记载,在辛亥革命前革命党的领导人就曾策划过,如果革命后没有首领的话,就拥护黎元洪为领袖。当天清晨,马荣把黎元洪找到之后。就把他带到楚望台军械库。吴兆麟得知黎元洪即将到来,就把部队组织起来,列队欢迎,希望他能出来指挥作战。在楚望台停了几个小时后,到了10月11号中午,黎元洪就被带到谘议局,除了革命党人之外,谘议局的一些议员,主要是立宪派,也都请来了。大家就推举黎元洪为中华民国军政府鄂军都督。[1]
编辑本段人物评价严复评价黎元洪说:“黎公道德,天下所信。然救国图存,断非如此道德所能有效。何则?以柔暗故!遍读中公历史,以为天下最危险者,无过良善暗懦人。下为一家之长。将不足以庇其家,出为一国之长,必不足以保其国。”
和别的政治人物不同,黎元洪虽三任副总统,二任大总统,但位尊而权不重,名高而实不符,人不微而言轻。平生牵涉许多重大历史事件,例如反对袁世凯称帝,拒绝王封,为他赢得了较高的威望。其后护国军拥戴他,护法力量争取他,他也与护国护法运动相呼应,对袁世凯的垮台,北洋军阀的分裂,起了一定的积极作用。当然,他的最大历史贡献是介入武昌起义,并与众多辛亥志士一起推翻二千余年的帝制,走向共和。在武昌起义中,他的介入与存在,就是一个历史性的象征,就已经正式敲响了满清政府及千年帝制的丧钟。这一历史贡献是完全不容抹杀的,也无法抹杀的。
黎元洪是一个充满矛盾和争议的人物。他的一生,经历了北洋海军、湖北新军、首义都督、三任民国副总统和两任民国大总统诸时段,其间有功大于过者,亦有功过相偿者,还有过失难辞者。辛亥史研究头号专家章开沅先生说:长期以来,黎元洪就没有享受过历史的公正。原因是多方面的,不仅有国民党的正统史观的影响,而且有共产党革命史观的影响,此外还有湖北地区若干首义志士的党同伐异乃至挥之不去的潜在“反清情结”。这样,就使我们难以对这位重要历史人物及其相关史事作出客观而公正的评述。
黎元洪在中国人走向共和的道路上,尽管步履蹒跚,坎坷曲折,但毕竟也是迈开第一步的先行者之一,我们理应给以必要的尊敬。同时,也要像张謇所说的那样,以“公平之心理,远大之眼光”看待这个历史人物,“勿爱其长而因护其短,勿恨其过而并没其功;为天下惜人才,为万世存公正。”
斯人已去八十载,作为政治家,他出任首义都督,为号召天下,震慑清廷,使辛亥革命一举成功,建立了不朽的功勋;他在武汉首倡的“军民分治”,开创了民国党政分开、军政分开的先河;他率先实行的“省长制”、他二度当国时提出的“废督裁兵”等依法治国主张,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他旗帜鲜明地反对袁世凯的帝制,断然起用自己的政敌段祺瑞镇压张勋复辟,将永载史册;作为军事家他在治军方面,打造了近代中国与北洋军齐名的“南洋军”的品牌;作为与实业家,他是发展中国近代工业与对外开放的实践者。他与华侨创办的中国远洋货船公司,开通了香港经上海至美国旧金山的远洋航线,填补了我国远洋运输的一项空白;作为书法家,他继承创新,其书法作品遍及海内外名山名院名寺。

 
 黎元洪1911年10月17日,湖北军政府门前祭坛高筑。祭坛前香烟缭绕,坛上黄帝轩辕氏灵位庄严肃穆。灵前摆设香案,陈玄酒,旗立两侧,鼓乐喧天,湖北军政府都督黎元洪跪读祝文,三军鸣枪,全体跪拜,山呼万岁。这是湖北军政府祭黄帝仪(一说为祭天大典)的盛典,也是黎元洪视职的庆贺大典。 辛亥革命首义取得取成功,照理说应该推选一个有才干、孚众望的革命中坚人物出来担任新政权的首领,以便把革命进行到底。但湖北的革命党人却拉出一个与革命毫无渊源,且一直视革命为大敌的旧军官黎元洪来作为军政府的都督。以上两种传说,反映了黎元洪被胁迫参加革命
 黎元洪的事实。
就在武昌起事的第二天早晨,革命军在黄土坡找到了黎元洪,当即将他带到楚望台,接着又拥至资议局,让他出任都督。但黎元洪执意不肯接受。他说:“此举事体重大,务要慎重。我不是革命党,我没有做都督的资格,够资格的是孙文,你们何不接他来担任都督。”这时,革命军将预先拟好的安民告示拿出来要黎元洪签字,黎元洪像怕被蛇咬一般,连声说“莫害我,莫害我!”黎元洪这种消极抗拒的态度激怒了周围的革命党人,他们气愤地骂道,“黎元洪不识抬举,是满清的忠实走狗”,“干脆给他个枪子儿吃算了”。在场的李翊东也大怒,他举枪对着黎元洪吼道:“你本是满清奴才,当杀!我们不杀你,举你做都督,你还不愿意。你甘心做清朝奴才,我枪毙你,另选都督。”说着就要扣动板机,吓得黎元洪面无人色,出了一身冷汗。此后几天,黎元洪一直是不思米食,缄默不语,他抱定主意既不再做清朝官事吏,亦不宜担任革命军职务。直到1911年10月13日黎元洪仍不肯就任都督,革命军只好将他软禁在军政府。他整天愁容满面,心思重重。心想,这下可完了,朝廷把我当叛徒,党人把我当囚徒,妻妾儿女,不得见面,如有手枪在身,莫如饮弹自尽,一致了之。由此可见,当时黎元洪消极抗拒的决心之大。
然而,随着革命形势的发展,随着汉口、汉阳的先后光复,以武昌为中心的革命大有形成波澜壮阔之势。在这种形势下,黎元洪看到武汉三镇已归民军掌握,于是,他的态度也开始有了一些变化,这个变化的首要标志就是剪掉长辫。
1911年10月13日,革命军的炮队击退了清政府的兵舰,黎元洪得知此消息后,表面上一副苦愁,但暗中已开始盘算,准备接受革命军的要求。这天下午,他开口同革命党人甘绩熙和陈磊说起话来。甘说:“你这几天总是苦脸对待我们,太对不起我们。我们抛头颅,洒热血,换来今天成绩,抬举你做都督。革命成功了,你可做华盛顿;革命不成功,你可做拿破仑。你很讨便宜呢!你再不下决心,我们就以手枪对你。”黎元洪答复说:“你年轻人说话不要太激烈,我在此近三日,有什么事对不起你们?
 
 黎元洪”陈磊接着说:“你的辫子就对不起我们,武汉三镇人人都剪辫子,你身为都督,就该做个模范,先剪掉辫子,以表示决心。”黎此时也顺水推舟地说道:“你们不要如此激烈,我决心与你们帮忙就是。你们说要剪辫子,我早有此意,你们找个理发匠来,我把辫子剪去就是了。
甘绩熙见此状,立即报告有关方面,并请来了理发师。理发师请示道:“都督剪去辫子,留多长头发?”黎元洪签道:“剃个光头。”不到半小时,理发师便给黎理了个光头。这时的黎元洪头是圆的,肩是圆的,身子也是圆的,肥头大耳,顶放青光。蔡济民在旁打趣道:“都督好像个罗汉。”黎元洪嘻嘻一笑说:“像个弥勒佛。”一句话惹得周围开怀大笑。黎元洪去掉发辫后,吴兆麟还特地买回一挂鞭炮,以示庆贺。接着士兵们请去掉长辫的黎元洪训话,黎元洪说道:“元洪不德,受各位抬举,众意难辞,自应受命。我前天未下决心,昨天也未下决心,今天上午也未下决心,现在是已下决心了。无论如何,我总算军政府的人了。成败利钝,生死以之。”黎元洪的一席讲话赢得了与会者的热烈掌声。正是由于有了这种转变,也才有了1911年10月17日祭天大典中黎元洪的就职表演。
黎元洪有子女四人。
长女黎绍芬,字介繁,生于1901年6月16日。1923年毕业于南开大学,赴美国就读于哥伦比亚大学。1927年回国,任天津市教育局督学。1933年8月,与徐璧文结婚。抗战后任天津市政府顾问。旋任天津二女中校长。1949年后加入民革。“文化大革命”遭严重迫害,致心脏病发作,1966年12月9日病逝于天津。育有一子一女。
长子黎绍基,字重光,生于1903年7月7日。1920年赴日本就读于日本贵族学院,1921年归国与唐闳律结婚,婚后复去日本。1923年归国,旋入天津南开大学文科学习,1927年夏毕业。黎元洪去世后,担任中兴煤矿公司董事、协理等职,又任中兴轮船公司常务董事。1949年后,曾任中兴轮船公司董事长、枣庄煤矿公司副董事长。“文化大革命”中遭受严重迫害。1977年后,任上海徐汇区政协副主席、上海市工商联常委、上海市侨联委员、徐汇区侨联主任委员。致力侨务工作。1983年1月31日在上海病逝。育有三子一女,均在国外。
 次女黎绍芳,生于1906年12月29日。1914年与袁世凯第九子袁克玖订婚。曾读南开大学预科一年。因对婚姻不满,忧郁终日而患精神病。1934年与袁克玖完婚,婚后感情不合,病情加重,被送入精神病院。1945年4月15日病故。
次子黎绍业,字仲修,生于1911年7月对日。曾就读于南开中学,后因病退学,在家庭教师指导下完成学业。1928年黎元洪去世后,与兄绍基一起经营产业。1935 年3月3日,与原海军总汉刘冠雄之女刘孝琛结婚。曾任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民革委员、天津市文史馆馆员。育有二子二女。[2]1996年2月9日,黎绍业因病逝世,享年八十五岁。
黎元洪宅北京
黎元洪宅在东城区王府井大街27号,原大门开在东厂胡同。此处是明代的东厂。清代时,两广总督瑞麟、宜隶总督荣禄先后住过这里。民国初期,此宅又归黎元洪所有。张勋复辟时,被逐离京。1922年,黎再度出任总统,仍回东厂居住。1926年黎房宅被日本“东方文化会”购得。1949年后,此地为考古研究所,仍保存部分花园及古建筑。在其围墙的东北角,还曾有一刻着“黎大德堂界址”的石碑。
 
 北京黎元洪宅整座黎宅变化最大的阶段是在1977年和1978年,黎宅的家庙与住宅部分在这两年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一幢新盖的9层中国近代史研究所办公楼,北面还留下了一幢原黎宅的小平房,共三间,是世界史研究所办公室。上世纪80年代,西边的花窖与仆人房也被拆掉,取而代之的是六七栋五六层的研究所职工宿舍楼。最东边的花园部分属于考古研究所,正准备盖一栋现代化的办公楼,用工地师傅的话说,叫“转着圈上去的现代楼”。为此,考古研究所在去年年底将原花园内的一幢苏式办公楼拆掉了。花园里的假山与回廊早已不见,留下了一小部分假山和假山上的一间古建小房。在假山的北侧有一幢上世纪40年代日本东方文化研究所盖的水泥建筑,屋顶是绿色的,四角呈勾飞状。窗户是小长方形的那种,窗框安装得很靠里,据说这栋楼也将会保留。天津
其一,在英租界盛茂道(今和平区河北路219号)是他1912与1918年先后以黎大德堂名义购自英租界工部局,土地共三块8.096市亩,后又购自张金鉴堂上地4.69市亩。黎氏在买进这些土地后,委托一个外国建筑师,先后建成东楼、中楼、西楼、戏楼与花园等,共建房171间,建筑面积8516.5平方米。其中楼房150间,平房21间。东楼房是一所西式二层带地下室混合结构,机砖、瓦顶,双槽门窗,菲律宾木地板;西楼为法式三层楼房,高台阶,楼上有平台、凉亭、装饰富丽堂皇。中楼又叫鸳鸯楼,也是一所西式二层楼房,前后被花园围绕。戏楼有休息厅、客厅,一些著名的演员在此唱过堂会。
其二,在德租界威廉路(今河西区解放南路256号),是黎氏1917年以宋卿府君名义购置的一块3.72市亩房产,经拆除后修建成一所花园住宅,共有房44间,建筑面积1878平方米是一所西式三层洋楼,砖混结构,混水墙,砂石面,尖形瓦顶,大理石台阶,整座建筑与室内装饰都十分讲究。院内有喷水池、方亭、石雕仙人像等,黎氏于1928年即死于这寓所。以上两所住宅几经拆改建,原建筑不复存在。大悟
黎元洪故居,位于大悟县彭店乡黎河村黎家河,就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却走出了一位政治风云人物——黎元洪。黎元洪故居纪念馆及其设施的规划设计已经形成,故居建设将通过组织社会资金,积极捐资纪念场馆建设,总投资300万元,占地面积4亩,故居土地征用工作已于3月下旬展开。黎元洪总统故里建成后,将成为大悟名人文化旅游景区。
编辑本段黎元洪墓墓区简介
随着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临近,武汉市政府决定投资近一千万元人民币,把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牌坊的黎元洪墓扩充修建为黎元洪陵园,届时将作为辛亥百年的重要纪念场所。 据武汉市文化局相关负责人介绍,2011年就将迎来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武汉作为辛亥革命的爆发地,有众多的历史遗存。该部门已制定总体方案,将按照辛亥革命文物遗存的现状、工程的难易程度、投资额大小分批进行修缮。其中,启动的黎元洪陵园扩建工程投资将近千万元。2010年,武汉市为了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特别拨专款对整个墓园进
   
 黎公亭行了维护,拆除了周围的四栋房子,将墓园扩大到12亩,并进行了景观设计, 增建了“黎公厅”、“游廊”等旅游设施,补种了樱花、桂花等树木,扩充为民国大总统陵园。牌坊正面正中四个大字“共和磐石”苍劲有力,背面正中刻的是“乾坤正气”四个大字。
如今,整座墓园由寝陵、照壁、黎公亭、休息长廊、墓园广场等几个部分构成,还人性化地建设了一个停车场,可供10辆左右小车停放。
这里已经成为武汉当地辛亥革命的纪念胜地之一,每天到这里来游玩的人络绎不绝。到访华中师范大学的各界朋友,都一定要抽出时间,到黎元洪墓参观。这里已经成为到华中师范大学的必游之所。 祖籍武汉黄陂的黎元洪,在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湖北军政府成立后,被起义士兵推举为都督。此后,他两度出任民国大总统,1928年6月3日在天津去世,1932年其灵柩运回武昌,1935年11月民国政府在全国三大陵园之一的洪山为其举行国葬,并迁其夫人灵柩合葬一处。1966年黎元洪墓被毁,如今黎元洪墓为衣冠冢,1981年至今武汉市曾在原地四次投入数十万元重修黎墓,1988年列为武汉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网站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黎氏族谱大全网”微信公众号

黎氏族谱大全网微信公众号
手机网站二维码
website qrcode

扫描查看黎氏族谱大全网手机版

天气
 
 
站内搜索
 
 
 
 
黎氏在线